大藏经团队会议丨李罕说:愿力的大小,就是股份的多少

2017-08-14 23:08:00 来源:管理员

会议时间:2017年8月14日

会议主讲:李罕

 

        我是没有休息日的,这大家都知道。为什么?因为大藏经工程还是打地基阶段。因此,我希望大家都能更专注。当然,作为领导人,我首先就要专注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形象对大藏经而言,是挺复杂挺难定位的。如果我是一个单纯的企业领导者,眼里只有利益,也倒简单,因为挣多挣少也都是自己的,跟别人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叫专注啊?很多企业都是有股份的,百分之多少的股份。我们的专注取决于什么,就是愿力。你的专注度跟你的愿力是匹配的,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这个企业的股份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个朋友叫王微,她是特别玩命的企业家。王微组建了一个新的公司,他们有一个渠道部的CEO,是一个女孩子,他们在整个体系的运营之中,王微是没有黑天白天的,早上干了一天的活,晚上十一点钟例会照样的开,造成了大家的步伐跟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对于一个创业型的公司就是这样,有的人跟不上就走了。当然在座的各位没有在一个创业型的公司里做过事情,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真正的创业者、一个领导人,他这个对于企业的倾注度是你们无法想象的。所以她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,那个女孩子说“我礼拜一到礼拜五都干了,都在正常工作”。但是市场是没有礼拜天,你干还是不干,你不干市场就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有的人说我企业要做大做强,但是下面的团队“我要真正的休息日,我要礼拜天,节假日我要去过我的日子”。谁都没有错,她要过小资的生活,所以王微就觉得心里不痛快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做企业以后我的视野比较广,我会观照别人怎么活着,有的人要活出自己的清净,要活出自己的活法,要按照自己的步伐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有过创业经历,那会儿是没有礼拜天节假日的,也没有自己的时间和空间。假如我去休息,可能几万块钱就没了。我可以让员工休息,但我作为经营者是没有休息时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至于从那个时候的创业到现在,就形成了一种习惯,这个习惯就是特别的自我,这个自我就是工作狂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现在也没有商业的股份,没有商业的利益,所以我在想我们做任何事情的专注度是什么,尤其是我们为什么能走在一起,这个事我们大家要想清楚。有的人说我们是从事佛菩萨的事业;有的人说我想找到自己的安定的稳定的工作,想在北京立足。两种思路都可以,其实不矛盾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为什么每周开例会给你们,就是说你们脑子里会不会呈现一个相,呈现什么相呢,李罕礼拜六礼拜天他在干嘛,李罕他回家要做什么,因为睁开眼睛就是30个人的工资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为什么要不停的每个礼拜开一次会?作为一个企业来说,如果他会管理,他就把整个任务分解,区域经理,部门经理,就是你区域越大,整个的职能部门就越全,就所谓说走上了一条康庄大道,一条幸福之路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说我们还是一个比较脆弱的群体,因为我们没有那么多的分支部门,没有那么多的人才,没有那么多的领导人在岗位上能够分管。所以我们靠什么呢,在于我在干嘛,你们得清楚,因为一个领导人的动作,影响后面的人的配合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在干嘛,作为企业的初期阶段要公关哪,维系有效的社会资源。很多人没有做过企业的领导人,没有做过老板,其实说你不用做,你做个乙方试试,我原来做广告公司的,那时候我愿意做甲方的职业,所以说我现在不太愿意往外面跑。

        别人约我去,社会总有一些有效的资源,人家帮了我们,使我们大藏经走到今天,人家来这边,我们不去接站吗,不去聊未来吗,我们如何为他们的平台添一块砖加一块瓦?

        你们出去跟我一天,你们就累趴下。领导人跟员工之间的关系,是很难换位思考的。底下的人,初地菩萨看十地菩萨看不见,十地菩萨往下看什么都能看得见,就好像一个有智慧的人看我们这些芸芸众生什么都看得见,底下的人往上看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今天讲这些话的目的是,当你们休息的时候对企业也要有一种忧患意识,李老师到底在干嘛,李老师的方向是什么。大藏经精品语音工程的不易的地方在于,不是在你干的时候佛菩萨给你家门口摆了一个亿、摆两千万。而是必须得自己去干,必须得去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说我们如何30多个人的思想能够统一,思想的统一不是说,我就拼命的干活,而是你的智慧、你的知见能否统一,众生每个人的根性不同,知见都不同,所以我很累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现在还是属于打地基的阶段,我希望大家不要太分心,要多多的专注。我主动的去干和被动的去干,是不同的气质和两个不同的气场,我们讲无形的气质从这里可以看出来。虽然我们没有更多的股份,也不可能有更多股份和商业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理解,我们的股份就在于愿力啊,你看我说话的时候我的眼睛瞪得大,放着光,这可能是我的愿力,我内心的股份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大藏经团队的每个人一定要有自己的发心和愿力,这个发心和愿力就是我们每个人的股份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能不能把愿力跟利益的关系平衡好?我很少做道德绑架的事情,就是说你们发心吧,我很少去讲。但是你们来到这个团队,你们感受一下这个团队,有没有在发心这个事情上增加一点砝码,有更多发心,我们工作的能动性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能不能倾注自己的愿力、这个心愿再增加一点,我们还缺那么多的岗位, 还是要靠愿力,多承担。首先是愿力和承担的问题,第二个就是知见的问题,解决了这些才有能动性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跟别人说我五年之后才敢放手,我的能力是很有限的,我也有走不动管不了的时候,我现在30个人可以管,再往后300人我能管吗,管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没有职业经理人的训练和素养,靠什么呀,靠的是愿力。有的企业天天号召你们发心发心,结果一个老板十几亿的房子,二十几部车,底下的人穷的叮当响,如果我天天这样忽悠大家,大家肯定都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想搞道德绑架,但是我们内心当中时时刻刻有这个愿力。我今天提出这个概念,我们这个愿力和利益、福报的关系,大家思考。我真正提出发心概念了,老是靠商业,老是靠很多东西,我的能力是有限的,所以在发心和愿力方面,每一个人能不能增加一点,增强一点?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人跟了我好几年了,包括胡老师、小谭、海洋,你们是不是平时觉得我像朋友一样,跟你们很随意啊,但是你们观察我,是不是觉得李罕老师的发心还是可以的,否则你们能信任我嘛?

        我虽然没有一分钱的工资,没有拿一分钱,但是我不会少你们大家一分钱的工资,这是靠什么哪,我觉得在这里我该表扬一下我自己,我觉得我就是有一个愿力可能比大家大一点,我在这一点上我可能做的比较好。所以我是觉得我们能不能从现在开始,植入一些愿心,这个发心跟我们的利益,跟我们的福德,跟我们的消业是相关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很多的时候,我们不能用发心来绑架人,但是我们又不能不发心,这个尺度要如何的掌握?因为这个团队的属性,它不是一般的属性,靠纯发心做不了,因为它的这个专业性太精细,专业技能太强,每个行业——录音的行业、诵经的行业、传播的行业、护群的行业、校经的行业、工业设计的行业、平面设计的行业,它有的就是市场行为,也有的是纯发心性质,你纯发心你也得能养家糊口啊!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我的难点就在于一直在这条路上平衡,到现在我所闯的这条路在中国佛教界是没有的,所以我一直在纠结,一直在行走,一直在走一条既是世间的,又是非世间的一条路。大藏经精品语音工程,这么伟大的一个工程,如果我们的这条路没有平衡好,真的就是,就像冰一样,你开始冰很扎实,走到河中间就掉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不能像别的团队一样,不管别人的生死、死活,但是我们又不能强调纯商业,我们必须要有一定的发心和愿力在里面,这个发心和愿力其实就是我们整个大藏经团队的股份,但是这个股份是虚的。所以我每天睁开眼睛在想,这个钱从哪里来,怎么把钱赚来,做佛菩萨的事业,我每天都在想,我所有的压力,所有的不愉快,都放在自己的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胡老师说“哎呀李哥你的承受能力太强了”,那你一辈子就是这么过来的。我今天提出这个概念不是针对任何人,我也对任何人没有意见,但是到现在为止,我们还真的要倡导纯发心,因为你去发心,你真真正正做了很多事情的时候,善缘才会凝聚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天我睡了一天,就是累啊,累的是大家都想象不到的,人不是说干体力活累,就是每天想我们往哪里去,我们钱怎么来,每天都在想这个事。我们大家能不能对我们自己的这个群体,能够给予一点关心,我不一定有时间看,我是真忙,大家能不能抽一点时间关心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可以休息,张弛有度,但是不管你怎么张弛有度,大藏经精品语音工程在你内心当中千万不能当做一个任务,当做一件工作去做,它是你热爱的一个群体,你有为此奋斗的一个愿心,我想你呈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,只有这样,我五年之后才敢放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觉得我是一个谦谦君子,我就象“恐怖”分子。(笑着自嘲)



近期动态

友情链接:李罕诵经

Copyright©2018 钦赐龙藏(乾隆版大藏经)语音工程工作室 京ICP备14027845号

分享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