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就是演员》中韩雪的表演,印证了他对解脱的理解

2018-11-27 10:11:00 来源:管理员

        大藏经精品语音工程负责人、诵经人李罕是一位对生活、修行有着高度思考的人。

生活中遇到的事情,团队管理中遇到的问题,诵经中悟出的道理,都能引发出他的思考,并且说出足以让人回味很久且相当受益的一段话。

       《我就是演员》节目,又引发了李罕对于解脱的思考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在《我就是演员》中,韩雪的一期节目,引发了李罕的关注。


 01

 

 

       这一期表演,韩雪一开场韩雪坐在椅子上以死护琴喃喃自语,演出了一个女人在沉浮战争中无处安身的摇曳感。

 

 02

 

        前几分钟还是《金陵十三钗》中的女子,紧接着她又即兴表演了一位丢了孩子的母亲,全程仅仅两句台词,却用眼神变化,从煎熬到绝望再到最后的喜极而泣,将母亲这个角色演绎的淋漓至尽。

     导师徐峥点评韩雪时说:什么都好,形象也好、表演也好、节奏也好,连舞台灯光都一百分,韩雪你这个角色是最难把握的,不好处理,而且还有舞台故事。

 

 03

 

      李罕说,每个演员都在努力摆脱自己曾经的印记,尽量符合作品本身人物的内心,但“性格演员”能够找到创作的原理,在创作时尽量符合人物,演什么像什么,而不是像“本色演员”那样,难以摆脱曾有的形态。

      再如欣赏音乐,有些人一听现在的流行音乐,往往会嗤之以鼻,他们会认为难道“哼哼唧唧”也是一种艺术?李罕认为,有这种思想的人,都是长时间被一种文化所禁锢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    “记得有一年春晚,国外著名歌手席琳迪翁唱了一首中国传统民歌《茉莉花》,获得了满堂彩,一个“老外”为何能够驾驭我们的民歌?

      李罕说,这和国外的歌唱家可以把文化进行有效的融合而突破自我,有着密切的关系。

不管是何种艺术,都是在创作中,适应各种各样的风格,进而符合作品本身的内涵。“从文化层面来说,能成功的在不同风格间自由转换,就是解脱。”他说。

 

 05

 

       回归于修行谈解脱,李罕认为,我们能够学会随喜赞叹他人时,就是获得了一种解脱。

在修行的道路上,有人执着于自己的修行方式,认为只有自己的方式对,他人方式不对,并且对他人大肆的评论,这些都是一种被自我束缚的状态,自我不“释放”自我,又何来的解脱?

      佛教中提到了很多“烦恼”,以及如何断烦恼的方法,很多人都能把这些倒背如流,可是一到了生活中,就把佛陀的教育都忘记了。自身的骄傲、嫉妒,看到的自我都是好的,看到的他人都是不好的,很多人越修行,就越来越贡高我慢。

      不仅仅如此,他们还给自己的头上堆积了很多“名头”,外界看来修行的地位越高,越是缺乏了和蔼,只给人留下了高高在上的感觉,这,如何解脱?

          “当一个人的内心,造了一所地狱,这个人是看不到自己身处地狱,更不会跳出来的。”李罕说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 作为诵经人,李罕要么是已完成了“解脱”,要么就是在“解脱的路上”。这话一点不矛盾。

       佛经不同,佛经的风格也千差万别。《地藏经》的气质和《金刚经》传递出了的气质不同,《了凡四训》和《僧伽吒经》的气质更是迥异。

       李罕面对不用风格的经文,还要和天生的弱项——阅读障碍症和口吃进行斗争,做到极致的表达,呈现出佛经无限的美好,把从最弱的点到最光彩的点的过程,向师兄们进行解析,这难道不是李罕的解脱吗?

       完成了一部佛经的录制,李罕就完成了一次解脱,然后又紧接着投入到下一段解脱的路程,李罕每天都在“正解脱”和“已解脱”之间来回游走。而只有他自己知道,来回游走的路,有多坎坷。

 

 

       李罕在访谈中谈解脱 点击链接请看视频 https://v.qq.com/x/page/h0800eyiqhg.html

 

       正像李罕说:“我不被任何生存方式所局限,游走于各种风格的转化中。”

成佛的路,就是从无名到光明,我们所遇到的都是我执、法执的体现,能够破我执、破法执并且来去自如,这就是李罕。

近期动态

友情链接:李罕诵经

Copyright©2018 钦赐龙藏(乾隆版大藏经)语音工程工作室 京ICP备14027845号

分享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