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时一年《阿含部》后期制作完成(附:录音师海洋讲解制作流程)

2017-12-06 23:12:00 来源:管理员

   《阿含》音译阿晗,梵文意思是“辗转传说之教法”、“集结教说的经典”。佛教著名的工具书南宋法云法师所编纂的《翻译名义集》中更是把“阿含”译为“无比法或教”,意思是“法之最上者也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佛陀涅槃后,五百阿罗汉会聚于王舍城外之七叶岩,以大迦叶为上首,举行第一次结集,由阿难尊者诵出法(即经),优婆离尊者诵出律,共会诵了法藏与律藏两部分。此即是历史上著名的‘五百结集’,亦为《阿含经》之渊源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藏部分依据文字长短和内容特点分为四大阿含:《长阿含经》、《中阿含经》、《杂阿含经》、《增一阿含经》。

 阿含部经文图片

(诵经人胡克负责录制的六箱《阿含部》经文)

 

        《钦赐龙藏》中所收录《阿含部》中的《四阿含》及来源于《四阿含》的同本异译的单译经,是后汉、两晋、南北朝时期陆续由天竺、西域等地辗转传入并译为汉文的。其中:

        《长阿含经》共二十二卷,后秦弘始十五年(413年)于长安由罽宾三藏沙门佛陀耶舍口诵,凉州沙门竺佛念译为汉文,秦国道士道含笔录。

        《中阿含经》六十卷,苻秦建元二十年(384年)由昙摩难提译出,东晋隆安二年(398年)瞿昙僧伽提婆重译。

        《杂阿含经》五十卷,南朝刘宋求那跋陀罗(394年-468年)在杨都祇洹寺口述,宝云传译汉文,慧观笔录。另有二十卷本《别译杂阿含经》,译者失传,译出的时间早于五十卷本。

        《增一阿含经》五十卷。最早由苻秦昙摩难提于建元二十年(384年)诵出,竺佛念翻译汉文,昙嵩笔录。东晋隆安二年(398年)瞿昙僧伽提婆重译。

 

修音图片

 

        《阿含经》是以开示录、言行录的体裁,记述了佛陀及其弟子的修道和传教活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经中述及佛法的四谛、十二因缘、三十七道品、四禅、五蕴、十二分教、无常、苦、空、无我、轮回、善恶报应等最基本教义,为佛教各派所宗。

        鉴于《阿含》重要的历史及学术地位,,南传、北传及藏传佛教所集结的藏经中都收录了《四阿含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大藏经精品语音工程负责人、诵经人李罕所恭诵的经典佛经之外,大藏经团队目前已经完成了全部《阿含部》有声佛经的制作。这对于一直把质量当“生命”的大藏经精品语音工程来说,是一个重要的历史节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负责录制《阿含部》的有两位诵经人,一位就是胡克,一位就是大藏经团队唯一一位女诵经人王淑静老师。

        录制工作持续了一年半左右,随即就进入了紧张的后期制作程序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外人看来,大藏经团队对有声佛经的后期制作过程就两字——繁琐!

        一手创建大藏经精品语音工程录音、修音体系的录音师海洋说,经过校对,拿到文字上毫无错误的音频后,后期制作人员,两位95后的孩子——《莲花生大士全传》的后期制作国云,和将要推出的《西藏生死书》后期制作子瑜,就开始了他们的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需要一比一听每一卷佛经音频,在这之中,诵经人的气口、停顿、以及咽口水等这些杂音,都需要把它们调整好、修剪掉。同时,在处理上述问题的时候,还要注意听诵经人每句的音量,如果有明显忽大忽小的时候,要通过插件把音量调均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要求后期人员,手不能离开鼠标,必须全神贯注的听每一个字、每一句话,才能及时发现问题,找到语气、语流的合理性。”海洋说,找到一个人说话的节奏感很重要,这样才能让后期制作的音频,让听者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海洋说,《阿含部》的音频大多是时长都是一个小时起,后期制作往往要花费音频时长3、4倍的时间,如果遇到更长的音频,两位95后的孩子,坐在完全密闭的录音棚八个小时,也仅仅够修一卷经文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以为这就完了吗?当然没有!大藏经精品语音工程出品的有声佛经,还要经过第二遍后期制作过程,这一遍主要围绕增加合适的配乐、效果器为主,令音频听起来更“完美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期间,后期人员还得再把音频全部听一遍,进行自我检查,有遗漏的地方修改。

        两遍制作完毕后,两位孩子把修好的音频交给海洋,进行最终审验,如果有问题,还需要进行修改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这一系列的“工序”,才有了我们听到就满心欢喜的有声佛经。

附:点击此处请看:录音师海洋讲解后期制作




近期动态

友情链接:李罕诵经

Copyright©2018 钦赐龙藏(乾隆版大藏经)语音工程工作室 京ICP备14027845号

分享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