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罕的“不幸”和胡克的“幸”

2017-11-04 05:11:00 来源:管理员

   jing

    昨天一早,大藏经精品语音工程负责人、诵经人很开心。“着急上火”两个月,他才明白,在《维摩诘经》弟子品第三中,众位弟子向佛陀“汇报”不去看望维摩诘居士的缘由,应该如何表达。

      《维摩诘经》中,维摩诘居士病了,佛陀准备派大弟子、大菩萨去看望他,但他们都不愿意去,众大弟子、菩萨,纷纷向佛陀讲述了“不去问疾”的理由。此前,李罕使用“讲故事”的方式去表达,但录音棚似乎是一个“神奇”的地方,只要备稿有偏差,一进入录音棚,他就录不下去。

经过长时间的思考李罕明白,众大弟子、菩萨完全不是在给佛陀“讲故事”而是在“汇报”。李罕自己身处在“故事”里,这让他无法顺利地录制完后面的佛经。

 

 lihan04

       按说已读过至少百余部佛经的李罕,不应该被一句话、一部分佛经而“障住”如此之久,个中原因,李罕认为和他最近的“心神不宁”有着直接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李罕自己想“定”下来,他每天也都在努力,为此他一早就和海洋来录音,但令他分心的事情太多了,团队的管理工作,牵扯了他大量的精力。从上周开始,李罕每天都要和不同领域的专家会谈,处理大藏经精品语音工程内部的各种事情。上周日,李罕会见了当天最后一位客人,回家时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。

       繁重的管理、公关工作,让李罕的心力、气力所剩无几,他更没有整块的时间学习经文。李罕说,碎片化的备稿,是最致命的。

 

 lihan02

       相信经常写文章的师兄都会有这样的体会,写文章需要一整块时间静下心来创作,这样文章的主题、气质才会始终统一。再如读书,同样是读书两个小时,专心致志地读两个小时,和每读半小时就去接一个电话,虽然总体时长相同,但效率、收获是完全不同的。

       作为诵经人,碎片化的备稿,无法将经文整体把握,眼界、思考只局限在局部。另外,大量的管理工作,也令李罕无法专心,他经常一接电话就是半小时以上。放下电话再“回归”经文,此前思考明白的事情,也会被新的思绪所“屏蔽”掉。

      录音时发现错误去修正,就要先找到错误所在再去改正,进而再表达,时间就是这样消耗掉了。更严重的是,经常这样经受“折磨”,情绪的波动更可怕。

      作为诵经人,李罕是“不幸”的,他每天没时间研究经文,并且还得生活在“折磨”之中,他又不得不承担一个管理者的角色,这状态又在未来很久丝毫得不到改变。

 shuben

 

       同样是诵经人,胡克无疑是幸运的。最近,胡克正在录制《印光大师文钞菁华录》,准备录制《印光大师文钞》(8卷)。

       为了让胡克能专心录制作品,李罕自己承担了几乎全部的行政事务工作。李罕说,比如大藏经精品语音工程现在有五条路可以走,我自己去“趟开”这五条路,我自己去试错,不能把胡克再“搭上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先找对了路,再让其他人“跟上”,保证胡克在团队“找路”的过程中,能安心地录音,多出好作品。

 

huke01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胡克不录音时,就可以专心地备稿。胡克说,他接触的第一本佛教书籍就是《印光大师文钞菁华录》,在印祖的影响下,他成了一名净土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 “菁华录我已经读过四五遍,但都没有细致地学习。”胡克说,比如有不认识的字不会去查,不懂的典故也不理会,只要明白印祖在表达什么即可。

       如今,需要录制这本书则不同。胡克举例说,印祖在书中说,过去诸佛,尚由念佛而生,况末法众生······意欲一超直入如来地,而不知欲步五祖戒、草堂清之后尘,尚不能得乎。

       此前自己阅读时,他不会去特意了解“五祖戒”、“草堂清”是谁,但他现在有了大量的时间去查阅资料,这令他在诵读时,更有“底气”。“如果诵经人准备的不充分,耳朵尖的师兄,是可以听出来的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或许有人会觉得,为了一句话、一部佛经的部分内容,而耽误整个录制进程这有些“不值得”。但李罕认为,大藏经精品语音工程所出品的每一部佛经,都要能禁得起历史、后人的检验,绝不能为了“快”而影响质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,就是一种匠人精神的体现吧!

 


近期动态

友情链接:李罕诵经

Copyright©2018 钦赐龙藏(乾隆版大藏经)语音工程工作室 京ICP备14027845号

分享按钮